设为主页 | 收藏本站 | 进入管理
站内搜索:
 
  新闻中心
公司召开干部收心会夯实近期
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大讨论系列
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何学斌
集团公司网评论员文章:迅速掀起“
中国有色金属报:汉中锌业生产运行
集团公司网评论员文章:迅速掀起“
勉县县委书记马大勇一行来公司检查
集团公司网:学习贯彻集团公司职代
 
 
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 职工文苑    字体:
员工佳作:过年(外三篇)
    

  

氧化锌车间 岳瑞华

    已经到了初六晚上,过年的热闹劲儿过了多半,却又好像留了点儿。

    老爸老妈家里的炉子是刚换的新的,红棕色的漆面还是锃亮的,只有在中间的炉盖儿上积着黑沉沉的一片煤灰样的东西。上面放了个小水壶,周围还烤着两个橘子皮,都剥得完完整整的,说是一个放冰箱用来祛除冰箱的异味,一个用来炖汤喝。年已经过了一半,家里也没什么亲戚来了,只有爸爸妈妈每天想着怎么把剩下的咸肉、卤肉吃完。到了晚上又争着要看什么台的电视,两个人也能唱出一台戏,家里每天倒也是吵吵闹闹的。我拨了几下炉盖子,火烧得太大,坐在旁边硬是烘得人脑仁儿疼。


“前天你表姐来给拿了两条鱼,说是自己钓的,洗得干干净净的,人多好!妈妈把话头转向了我。我撇撇嘴,不久前你不是还说人家没眼力劲儿,傻不愣登的么。想着没料到嘴皮一秃噜就给说出来了。就看见老爸瞅了妈妈一眼,继而表情还挺乐呵的:“这话还就得让你女儿说!别人拆你台你不得翻天啊!”完了又是摇头晃脑地盯电视去了。“看啥看!看了一天电视,啥都不干……”我歪在沙发上闭着眼都能听出其中的恼羞成怒。嘘,这个时候,就不能说话。

    拿起手机,给在爷爷奶奶家过年的女儿发了两条微信。女儿向我吐槽了一番由于饲养员般的爷爷奶奶而飞速上涨的体重,寒假过完要如何减肥,同学们一起如何约电影、约火锅等等。然后又死乞白赖地要我发给她几个“糖糖”(我家养的边牧狗狗)的视频、照片,紧接着又点评了糖糖的萌象,说糖糖如何坐得端端地等着投食,眼睛水灵的像早上爷爷刚泡出来的清莹莹的茶叶,一条傻狗……

    就这会儿,看到老爸老妈他们又进了厨房,窸窸窣窣地说些什么。我跟过去,就听见一阵阵地抱怨:“那截儿香肠还是好的呀,又去给我扔了……”“孩子们不是说坏了不能吃了么?”“听他们胡说,啥叫不能吃了,我看看这……”“哎哎哎!这么重,我来我来!”我赶紧接过了老爸手中一盆的肉,心里直叫苦——这什么时候吃得完啊!

    算算日子,春节假期已接近尾声,明天就得上班了。心里还盘算着:夏天乘着孩子暑假,给孩子和爷爷、奶奶、外公、外婆报个团,让他们一起出去走走看看……

年味儿

电锌一车间 但成彦


    腊月,是农历每年中的最后一个月。一进入腊月,“年”将以倒计时的脚步悄悄临近,年味儿便越来越浓了。

    有童谣为证:

    二十三,送灶神;二十四,大扫除;

    二十五,做豆腐;二十六,割肉肉;

    二十七,杀年鸡;二十八,贴窗花;

    二十九,请先祖;大年三十熬一宿。

    刚进入腊月,天气刚刚变冷,几乎每户人家都会灌腊肠,如果没有腊肠,就像中秋没有月饼一样,整个年味也会变淡似的。家家户户开始置办年货。腊八祭灶,年下来到。喝完腊八粥,辛勤工作一年的人们,仿佛受到了这年味儿的感染,所有人都掰着指头算着春节到来的日子。印象里,故乡的一切浮现在脑海里。走在小道上,闻到了村中人家炊烟的味道,猛然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,是的,是家的味道。

    小时候,每年这时大人们为了筹备年货,会专门前往“腊月市”购买腊肉,粥果,各色野味,为腊月里每个有意义的日子做充足的准备。小孩子去“年市”总会缠着大人买新衣服,顺便蹭些甜食。尽管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多,但还是怀念那些年。如今的这个时候,人们的生活步伐并没有因此而放慢,每个人都怀着愉悦而急切的心情——辛勤劳作了一年的农民,收起了农具;刻苦学习了一年的学生,暂时抛掉学习的压力;在外奔波一年的人儿,一遍又一遍刷票、抢票,都在急切盼望着春节的团聚。

腊月里的年味儿,总是牵绊着一代又一代人,无论你在哪里,心中都向往着团聚。春节并不仅仅是一个节日,而是承载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的念想!

回忆儿时的年味儿

三车间   沈翠丽


  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觉得年味越来越淡,春节越来越没意思了。

    过去,我们对新年是多么期盼和向往,虽然吃的没现在好,穿的没现在光鲜,娱乐方式也没有现在五花八门,可我们依旧是那么快乐。

    那时候,只要寒假一到,我们就掰着手指头算日子,墙上的挂历翻了一遍又一遍,无数次的问大人,过年还有多少天?然而长辈们总是笑着,随口回应一句:还早呢!

节前,最喜欢陪着妈妈去集市买东西,大白兔和各种鞭炮烟花是儿时的最爱,一年就买一次的新衣服也是我最期盼的。还有家家户户的大扫除,扫去一年的晦气,期盼来年一切都好好的。过去的老屋面积很大,从门庭到堂屋再到卧室,全家人都在忙乎着。

    腊月二十三,家家都要祭灶。看着灶台上堆满的糖果糕点,作为小孩的我们口水直流,长辈们给神龛里的灶王爷敬香跪拜,祈求福祉,现在想来觉得很是温暖。

    等呀等,终于等到年三十,我们兴奋地贴福字贴对联,每间房子都不落下,贴好后成就感十足,空气里似乎都散发着浓浓的喜庆味儿。妈妈从一大早就开始忙活了,大锅小锅里炖着各种的肉,伴随着“嗞、嗞、嗞”的声音,各种香味扑鼻而来。

    晚上年夜饭,全家围坐在一起,推杯换盏,欢欢喜喜,吃完我们年纪小的还不走,因为长辈要发!红!包!表面上装得很淡定,内心早就等不及了,拿红包不仅要说点吉祥话,还要给长辈磕个大响头。

    年三十晚上包饺子,大家还会偷偷的包上几只带硬币的,谁吃到就预示着在新的一年里好运爆棚。为了吃到带硬币的,哪怕吃不下,还会把饺子舀到自己碗里,检查一下有没有硬币。夜深了,即使我们很困了,也会撑着眼皮熬着,当电视里倒数着“54321激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当新年的钟声敲响时,屋外的鞭炮连天烟花飞舞,我们和春晚主持人一起大喊:新年好!

    从大年初一开始就要串门走亲戚了,路上逢人就互道新年好。嘴甜红包多,还有我们的衣袋里总是鼓鼓的塞满长辈们给的糖、瓜子、果冻什么的,要是掏出个亮灿灿的金币巧克力,足以羡煞小伙伴一整天。

如今我们已为人父母,想着儿时的年味儿,那种幸福让人久久难以平静。每当新年临近的时候,那些深藏于心底的记忆便开始复苏……那时候的我们怎么就那么快乐呢!

综合回收车间 陆青

就是让人心醉的一抹红

门前的大红灯笼 红对联 红窗花

红红的腰鼓 空中舞动的红彩绸

 就是团聚

路途再遥远再辛苦

都阻止不了我们回家的步伐

不知梦过多少次

和至亲们那个拥抱

饭桌上喷香的久违的味道

欢聚一堂阵阵笑语

此刻都已成真



版权所有:汉中锌业有限责任公司Copyright&reg hzxy.yousergroup.cn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2012
电话:0916—3439160(传真)  邮编:724204 陕ICP备12001905号-1 技术支持:博瑞科技